网盘黑色产业链 大起底(一)

作者: 主机迷 发布: 2017-09-06 10:59 分类: 行业内幕

以第二次世界大战初期英法联军的军事撤退行动为背景拍摄的美国电影《敦刻尔克》于2017年9月1日在中国大陆上映。但是8月5日,《经济》记者通过百度网盘就看到了该电影的高清版本。


5元看一部电影


吐啦岚(以下简称岚岚)是一名有正经工作的年轻女孩,业余时间做微商。很多微商卖的是可见有形的商品,与别人不同,她卖的是“网盘链接”,也就是各种影视剧资源。



“大家想要看电影的,加微信好友哦,我有资源可以分享。”这是她微博上出现频率颇高的话语,也是带领记者联系到她的线索。


“你都有哪些资源?”


“太多了,你想看什么?美剧、英剧、韩剧、国内网剧、日本动漫,上映的没上映的,还有已经下架的,很多视频客户端上没有的电影和剧集,我都有。你可以看看我的朋友圈,上面贴出来的资源都可以提供,价格也写得很清楚。”岚岚热心地回答记者的问题。


“《变形金刚5》和《敦刻尔克》有吗?画质怎么样?”


“《变5》只有枪版,画质不太好。不过《敦刻尔克》已经有高清的了,我觉得画质很不错。你要的话,前一个算你5元,后一个要8.8元。《变5》出高清后,我还会再提供高清版的链接,可以吗?”枪版,指电影抢先版,由摄像机或手机盗录,画面质量差。


记者给岚岚通过微信发红包付费后,她发过来两个链接,打开后直接跳转到百度网盘页面,登录账号后可以将两部电影保存到个人网盘账户,可以在线观看或下载。


岚岚很健谈。闲聊中她透露,自从培养了这个“副业”,每个月至少能赚2000元,多的时候能到四五千元。“我记得有次高峰,赚了5800元。”她解释,高峰收入出现的月份,刚好是视频客户端集中下架网剧、清理资源的时期。很多渴望看剧的人,无法通过优酷、腾讯、哔哩哔哩等客户端找到资源,最后都到岚岚这里买网盘链接。


《经济》记者先后尝试在岚岚这里购买多部电影,有些并不在她朋友圈已发布资源之列。比如《奸臣》(韩国2015年古装电影,中国大陆并未引进)、《发条橙》(英、美1971年联合发行的X级电影)、《生吃》(法国2016年恐怖电影,中国大陆尚未引进)等。国内视频客户端已经下架的网剧,也能在她这里找到完整版,比如大陆同性恋话题网剧《上瘾》。然而,即便如此充满争议的影视作品,也能在岚岚那里轻松买到。


188元成为代理



令人疑惑的是,岚岚的资源又是从哪里来的?


面对这个问题,她毫不犹豫地表示,如果记者成为“代理”,就可以接触到一个庞大的资源库,代价是付给她188元人民币。所谓“代理”,就是和她一样,依靠售卖网盘资源换取收入。为了表示诚意,岚岚告诉《经济》记者,178元也可以。


“只需要付给你178元,不需要再交钱给你的上线,对吗?”


“是的。交钱之后,我会把你拉进微信群里,也就是咱们说的资源库,这里每天都有资源更新,你保存到个人网盘里,可以自己看,也可以转卖给其他人。但是你要注意,随时跟进、及时保存资源才行,不然链接就失效了。”她非常认真地解释。


转账后,记者被拉进两个微信群,其中一个是所谓的“资源库”,群里不允许交流,只能用来发资源链接,有476个成员。另一个是464人的交流群,更自由一些,谁需要什么资源都可以在群里喊一声,其他成员会无偿分享“存货”。4天时间里,资源库中分享了各种视频和电子书,总量超过1000G。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岚岚同时发给《经济》记者一份“新人培训资料”和一个集中了多个公众号的微信网页。


从培训资料可以看出,资源库里的成员大多把自己看成微商,而群主詩阿詩呀詩(以下简称诗诗)尤其如此,资源库中的分享以她为主,培训资料看上去也是诗诗负责总结制作的。


如何检索网盘资源,怎样打广告吸引客户,怎么把资源链接发给买家,如何标明价格或者如何发展回头客,怎样将客户发展成代理⋯⋯新人培训资料中简直应有尽有。为了加强说服力,诗诗还将本人与客户在微信上的交流截图公布了出来。


记者调查发现,在这个群体中,网盘资源获取途径主要有两个:资源库里的分享和微信公众号上的搜索。前者较为便捷,将群主或其他成员分享的链接保存到个人网盘后稍加梳理,可以得到海量视频。后一种途径,需亲自检索。以目前尚在影院档期的《战狼2》为例,从岚岚提供的微信公众号中搜索“战狼2”,有些公众号会直接回复一个链接,打开即为网盘资源,可观看。有的公众号则会跳出下列提示:“查水表,到新家提取,点击这段话即可,勿取关本号,随时换地方,防走失。”语气果断干脆。查水表,是对被监管、查处、删帖、封号的戏称。


诗诗在培训资料中还提到一个重点问题,就是发资源给客户或者保存资源在网盘中的时候,资源名称最好不要标注为作品本来的名称,比如“战狼”要标注成“占戈狼”,这样可以逃避百度网盘的内部监测机制,以防被处理掉。


记者加了诗诗为好友,但她异常谨慎,除了公布资源很少说话,留言也鲜有回复。作为群主,她在微信群中强调,“大家都是有正经工作的人,业余做微商,获益多少全靠用心与否”。


通过诗诗的微信头像,记者检索到三个相关微博账号,其中有两个账号发布的内容显示微博的主人在售卖网盘资源,最早开始于2010年11月。而诗诗的微信朋友圈也公开表示,她同时经营5个微信群,均以买卖网盘资源为主。


一个微信群约500个人,每人入群需缴纳188元代理费,5个群,诗诗作为群主,粗略算起来大概带动了47万元的产业链条。三个微博账号上的资料均显示,她是一名90后女孩。



创业者还是违法者?


如果诗诗和岚岚的“副业”没有触犯任何国家法律规范,我们会称她们“年轻有为的创业者”。只不过,未经授权的分享行为,比如将尚未上映的电影、网剧上传至网盘,而后有偿或无偿地分享给第三人,均涉嫌侵犯知识产权人的信息网络传播权。


按照我国《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信息网络传播权,是指以有线或者无线方式向公众提供作品、表演或者录音录像制品,使公众可以在其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作品、表演或者录音录像制品的权利。该条例的法律渊源是《著作权法》第十条。


需要注意,《著作权法》保护合法合规的影视作品,对于国家并未引进、禁止传播的影视资源,原则上,法律并不保护,但实践中也存在区别对待。


由于暴力色情视频本身违法,国家并不对其加以保护。重庆大学网络安全与大数据法治研究院院长齐爱民告诉《经济》记者,色情暴力资源的非法肆虐传播是我国多个政府部门联合整顿网盘产业的主要原因。“它很容易传播,识别这些资源,不仅存在技术和成本问题,也存在侵犯个人隐私权的法律风险。”比如,一个人的网盘存储了色情视频,网盘平台是否有权自动清除呢?按照国家行政法规,应当清除;可换个角度来看,平台似乎也无权审查个人网盘内容,否则置隐私权于何处?


另外一种情况比较复杂。每个国家对影视作品的监管程度不同,底线也不同,比如韩国的情色产业比较发达,而西方国家对暴力影视作品的接受程度普遍高于中国。这些作品,很多根本无法获得在中国公开发行、上映的行政许可。当然,我国内部也存在类似现象。对于它们的知识产权,法律是否给予保护呢?


我国现行《著作权法》第四条规定,著作权人行使著作权,不得违反宪法和法律,不得损害公共利益;国家对作品的出版、传播依法进行监督管理。但是在2010年4月1日修改之前,该法明确规定,依法禁止出版、传播的作品,不受本法保护。换言之,目前,对于未获得国家行政许可的影视作品,我们找不到对其知识产权进行保护的明确法律依据。


尽管如此,岚岚和诗诗的行为依然违法。


我国《电影管理条例》第五条明确规定,国家对电影摄制、进口、出口、发行、放映和电影片公映实行许可制度。未经许可,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从事电影片的摄制、进口、发行、放映活动,不得进口、出口、发行、放映未取得许可证的电影片。同理,电视剧也需由审查机构核发《电视剧发行许可证》。


换言之,两人的行为,即使没有侵犯他人知识产权,也涉嫌违反国家行政法规。



谁在操控黑色资源?


2014年,一张2.6亿元罚单让众多以快播为首的中小视频网站静默嘘声。回想那期间,发出惋惜、求情之声的大有人在。直到去年9月,快播CEO王欣被判刑才尘埃落定。谁能想到今天,一个快播倒下,“千千万万”个快播起来了。此前,不少网站打“擦边球”播放侵犯版权的影视作品,但是随着国家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加强,不法分子又钻进了新空子,与其运营一个烧钱的视频网站,还不如建几个微信群轻松自在,而上文提到的岚岚与诗诗不过是黑色产业链的冰山一角。


管理混乱 不碍赚钱


看电影已经成了时下休闲娱乐的主要方式之一,细想之下,观看一部电影其实并不简单,还要讲究“天时地利人和”。不仅电影题材要对自己胃口,心甘情愿自掏腰包,另外还得付出精力和时间,着实有些繁琐。但如果花几块钱就能在家享受热门电影,你会如何选择呢?


记者遵循“套路”,很容易就找到分享网盘链接的微商,并试图找到背后的老板,旁击侧敲地咨询一番后,记者却又是一头雾水了。


首先,记者联系到微信名为上心杂货铺(以下简称上心)的卖家,这个今年才高考结束的女孩已经靠倒卖网盘资源小赚一笔。联系那日,上心先让记者等了半日,她告诉《经济》记者,自己正拿着赚的钱挑选电脑,忙完后再聊。


据上心介绍,分享群的会员费分为198元和218元两档,区别在于价格高者可得到色情或暴力禁片资源。可能是感觉到记者犹豫不决,上心还“贴心地”推荐198元代理。“你算一下,做这个不仅能免费看资源,自己只需要招1个代理,成本就回来了。”为了让记者相信,上心还发送了每天接受微信红包的图片,平均每个在300元左右。上心信誓旦旦地表示,如果不是因为高三学业紧张,不出两个月就能赚出1台笔记本电脑。


聊到后来记者才明白,一切都是为下一步做铺垫。加入代理还有一个前提条件,每发展1个下线要交给“老大”10元的人头费。相比岚岚只收取代理费的方式,上心的扩展形式更让人警惕。目前上心的微信群有452人,若每月发展3名下线,每个下线再招收2名代理,那么上心1个月就能赚得654元,再加上平时网盘资源的出售,每个月盈利1000元绰绰有余。


记者又加了几位卖家微信,得到了158元、178元、200元不等的代理价,显然这个黑产市场还处在初级阶段,大家互立山头,单打独斗。更有甚者,微商小阙收取3.88元包剧红包外,都是免费发送电影资源,美其名曰“绿色分享”。


一个刚刚年满18周岁的女孩,在同龄人还在享受青春的时候,已经潜伏在网络中做利益的傀儡。那么这背后的黑手究竟在哪里?这些女孩真的涉世未深,还是明知违法却佯装无知?


“拿到链接后,记得照图片提示做,不然秒和谐。”诗诗不愧是资历深的微商,一套业务做得十分熟练,收到钱后就马上发送网盘链接,说话言简意赅,没有客气的寒暄,从不会回答记者购买以外的话题。



上心更是简单粗暴地将自己的微信签名标注:本微信已安装木马,恶意举报会被木马入侵。难道倒卖网盘资源产业拥有如此高科技的技术,能够定位追踪、打击报复?背后是不是有黑客的支持?


记者就这个问题咨询了有关专家,北京卫达科技有限公司总裁张长河对上述行为嗤之以鼻,“单纯吓唬人而已,真的这么高科技,早就不会有这些人的生财之路了”。对于资源库的管理者身份,张长河也只能猜测,并没有准确的答案。张长河告诉《经济》记者,由于用户在网盘上的资源,除了运营商能够进行监管,运营商的承包商、黑客也能看到,想从中钻空子也不是没有可能,除此之外,界定这些来源就十分复杂了,预谋性盗录、内部窃取或国外资源流入都是产生的方式,抓住幕后主使难度很大。


顺藤摸瓜 初见端倪


凡走过,必留下痕迹。这些“滑如泥鳅”的微商,即便隐藏于网络的幕后,终究还是要回到现实生活。实际上,跳出传播形式来看,贩卖影视、学习材料的现象屡见不鲜,在网盘黑色产业产生之前,就有相似性质的事件被立案调查。


2013年,自称“中国数字高清第一门户网站”的思路网在世界知识产权日被关闭,2014年5月15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思路网侵权案,法院一审判决该网站经营者被告人周志全犯侵犯著作权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罚金人民币100万元。值得注意的是,此案是关于知识产权的民事、行政、刑事案件“打包组合”,这还要从作案手法说起。


当时论坛、博客盛行,打开思路网浏览,表面上是网友介绍交流高清影视的帖子,警方深入调查后发现,网页最下方有一个可疑的“HDstar”标志,点击便出现一个会员登录界面,会员才可以下载高清影视资源。要想成为会员必须有网站发出的邀请码,为此周志全专门开设了“思路淘宝店”,除了实体设备商品外,周志全售卖邀请码赚取暴利。2013年3月邀请码从50元涨到了98元,VIP会员包月120元,包年1000元,如果想成为永久VIP会员需要交纳3500元。


原文:网盘黑色产业链 大起底


标签: 无

上一篇 : 如何做好多语言(小语种)网站SEO

下一篇 : 网盘黑色产业链 大起底(二)

添加新评论 »


主机迷 is powered by Typecho